好人档案
文明播报
文明公告
我们的节目
顺德好人
公民教育
好学顺德
顺德创文
文明出游
文明影像
文明论坛
文明专题
邻里的“和事佬”“活字典”
发表时间:2017-11-28 10:39:49 作者:珠江商报

核心提示:

  在顺德区目前唯一的全国文明村——乐从沙边村,有这样一位老人:

  20岁开始进入村的治保会,顺带负责村里的邻里和家庭纠纷;随后加入人民调解室成为首任专职调解员、调解委员会副主任,直到退休,二十多年来经手调解的纠纷达到了6000多宗,村民和异地务工者亲切称他为“和事佬”……

  自1960年参加农业生产至今,他一直坚持基层问题在基层解决,以维护社会平稳为己任,战战兢兢为村居、为村民服务长达48年……

  退休后发挥余热担任过沙边村义工队副队长、义工队顾问,义工服务时数达700多小时/每年,每个大型活动均可见他老人家忙碌的身影……

  对沙边村每一条街巷、每一处建筑、每一段风情等都如数家珍,虽然年事已高,但仍加入村史资料收集小组,协助村委义务收集、整理、审查村史资料,参与村简史的编写工作,义务管理农家书屋,在图书室负责书籍的整理、租借登记,是一部活脱脱的“活字典”。

  他就是今年72岁土生土长的沙边村民何万祥,乐从镇个人先进调解员,优秀共产党员,何氏宗亲联谊会秘书长,一位慈祥的义工大叔,一位博学的邻家大爷,用无私的奉献影响着身边的每个乐从人。

热心助人村里皆知的“和事佬”

  沙边村最早出现人民调解是在上个世纪的60年代,当时的调解员由治保会成员兼任,主要负责村里的邻里和家庭纠纷。祥叔说,1965年他20岁,就加入了村里的治保会,从村民之间婆婆妈妈的小事调起,但这些鸡毛蒜皮的事却锻炼了他的耐心,积累了经验。

  自从改革开放后,有村民尝试开起了车衣厂,打工潮也从这个时候在乐从兴旺起来。“工厂多了,外来人口就多了,慢慢的劳资纠纷成了沙边村的主要矛盾纠纷。”祥叔回忆,为了尽快处理劳资纠纷,消除村里的不稳定因素,加强村居自治能力,上个世纪80年代末,沙边村正式成立调解委员会并设立了人民调解室,只有小学学历的他成为第一任专职调解员。

  位于乐从家具大道边的沙边村,乘改革开放的东风,大大小小的家具企业不断涌现,目前有300多家,物流企业200来家,异地务工人员超过万人,而本地村民只有3800多人。企业密集和外来人口众多,给辖区带来许多矛盾纠纷。

  劳资纠纷容易调解,但碰到工伤、死亡等比较复杂的纠纷,就需要智慧了。这种涉及到人身安全、经济利益的纠纷成了村里最大的不稳定因素,给他这个“和事佬”带来很大压力。凭借一腔“爱管闲事”的热情和坚持自学法律知识的态度,何万祥摆事实讲道理,大部分都能顺利调解。

  “有的工人外出野泳发生事故,有的也许工作劳累晚上睡觉第二天早上得了心肌梗塞自然死亡,那时的纠纷类型层出不穷,你想都想不到,”祥叔说,碰到这些情况,那些异地务工人员的家属到厂里或者村委会里闹。这个时候,祥叔根据国家的相关政策在企业老板和员工之间调解,“夹在中间,经常会吃力不讨好,受委屈很正常。但作为人民的调解员,我们不能将情绪带进去,更不能激化劳资之间的矛盾。因而,我还劝企业老板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多赔付一些钱给受害员工,认真做好调解工作。”

  即使2008年退休的时候,村里的调解员遇到难题时还是会找上祥叔,这个“和事佬”一出马,纠纷往往得以顺利解决。

  多年来,何万祥的付出得到了村民的肯定。他2014年获乐从镇“优秀共产党员”称号;荣获过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劳动管理工作的“先进个人”称号,2005至2007年连续三年获得“乐从镇个人先进调解员”称号,以及“沙边村优秀义工”称号。特别是今年,沙边村人民调解委员会得到了司法部的点赞,荣获全国模范人民调解委员会。祥叔作为首任调解员,功不可没。

发挥余热知识丰富的“活字典”

  2015年,乐从沙边村获“全国文明村镇”称号。沙边凭什么赢得这个含金量十足的“国字号”荣誉?

  “历史悠久,民风淳朴,环境优美,社会和谐,开放包容,沙边能够成为全国文明村镇,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而是有沉淀的,是建立在村民开放、包容的思想之上。”听听这部“活字典”“活地图”何万祥怎么说,“从何氏族谱考究,沙边从明朝洪武年间开村,到现在已经有600多年历史,因邻近顺德水道,以前这里就是一片滩涂、沙地,沙边的村名就是源于在沙地滩涂上开垦得来的意思。”

  土生土长的祥叔,对沙边这片热土充满感情,满含深情。聊天中,祥叔从建村到毛泽东时代的三面红旗、农业学大寨,到上世纪70年代末的改革开放、今天的全国文明村镇,每一段重要历史时段发生的事情,他都一一道来,记忆犹新。

  开放发展了经济,包容促进了和谐,两者交织推动着沙边走向经济富庶的文明村镇。改革开放以来,原本就有着极强开放思维的沙边村民,迅速吸引港、澳资本,建立起了一批“三来一补”的企业,何万祥说:“这是一段引以为豪的历史,沙边村的港澳侨胞非常之多,仅仅是沙边何氏就有1000多港澳侨胞,现在沙边村里的人口与分布在海外、港澳的人口基本上是对半分,开放后村里吸引港澳资本、向银行贷款举债,沙边人纷纷开始办厂,奠定了村经济的基础。”

  在这样开放包容的氛围下,退休后的祥叔闲不下来。他曾经担任沙边村义工队副队长,现在是沙边村义工队的顾问,义务服务时数达700多小时/每年。沙边乃至乐从大型活动中,都可以看到祥叔的身影。

  近年来,沙边村在保有历史风貌的同时,引入社工服务,大力挖掘祠堂文化,提升社区服务,选取符合条件的古祠翻新建设青年坊,让沙边旧貌换新颜。几年前,应沙边青年坊社工邀请,祥叔协助建立沙边导赏队伍,义务为其收集各祠堂历史、传说等资料,还多次培训社工们。

  祥叔在沙边村生活、工作七十载,对沙边村每一条街巷的历史如数家珍,活脱脱一部“活字典”。祥叔加入到沙边村的村史资料收集小组,协助村委义务收集、整理、审查村史资料,参与《沙边村简史》的编写工作。

  如今,每周一、周三、周五晚上及周六日全天,祥叔会准时到村里的图书室,负责书籍的整理、租借登记。“我特别喜欢村民和孩子们来这里读书看报,文化的传承,才能让我们的生命生生不息。”

  热心公益的祥叔在六年前就和何氏宗亲一起成立沙边何厚本堂宗亲联谊会,并担任第一届常务理事、秘书长。这几年,祥叔牵头组织了三届的慈善万人宴,还举办龙舟赛、到何氏祠堂拜祭祖先等传统文化活动。他还发动乡亲和企业老板集资成立宗亲会基金,所筹集到的善款用于拜太公、开展敬老活动以及帮扶辖区困难家庭,散发余热,为村民谋福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