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文行动
文明播报
文明公告
我们的节目
顺德好人
公民教育
好学顺德
顺德创文
文明出游
文明影像
文明论坛
文明专题
老人爱来“长者饭堂” 每天过得有滋有味
发表时间:2019-08-16 11:50:11 作者:南方都市报

杏坛镇龙潭村青田坊开设长者饭堂,能满足多名70岁以上长者的就餐需求。

自从有了升平社区长者饭堂后,李淑娴与街坊邻里组成了“饭友团”。

青田坊长者在长者饭堂里享用午餐。

  80岁的顺德老人李淑娴每天10点就到长者饭堂开始一天的生活。上午在社工带领下做操,中午在饭堂吃饭,饭后还可以在按摩椅上午睡,下午和其他老人一起看看电视、读读报、唱唱歌。对于她来说,“长者饭堂”不仅仅是一家公益饭堂的名字,更是一个温暖的家。

  自2011年大良居家养老服务中心开始试水“爱心餐”项目以来,顺德的长者饭堂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目前全区的长者饭堂已经达到26个,解决了不少长者“吃饭难”的问题。“长者饭堂”的火爆,背后所反映的是空巢老人巨大的社会需求。传统的“养儿防老”正在逐步走向解体,越来越多的“空巢老人”正在选择有别于传统的养老方式。

“空心村”
长者做饭吃是难题

  7月4日早上,阳光恣意地投射在顺德杏坛镇青田坊上,村道冷清,只有那一方方的菜地记录着生活的印迹。再往里走就是荷花池和村心大街,算是这个村落的中心区,也是村民平日聚集的区域。大街东侧的大榕树下,仅有数名年过六十的村民聊天、打牌消磨时光。村里鲜见外来者,更少有年轻人。

  摸底数据显示,统计至2016年,村中总人口为700余人,约170户,其中有人居住的大约100户。因存在户籍但人不在的情况,难以统计村里青壮年的准确居住情况,但村里人都明白,只有老人家才愿意在这里居住。杏坛镇宣传文体办相关负责人吴醒万将此称为“空心化”,“年轻人都在外面打工、居住,村中60岁以上的老人有148人,占总人口的21%以上”。

  作为村中老人之一的刘彦维,今年73岁。这个年纪的老人应该儿孙满堂,享受着天伦之乐。早在20年前,因为工作的原因儿子就搬离青田到大良居住了。如今,刘彦维虽然子孙众多,但除了节假日和因急病或事务需要儿子帮忙处理之外,更多的时候都是处于生活事务自己处理的状态。

  平时,一日三餐都是刘彦维夫妻二人在家里做。青田坊没有菜市场,刘彦维要走20分钟的路程到隔壁村去买菜。年事已高,买菜煮饭成了他最头疼的事,“行动大不如以前了,做一顿饭下来都很累”。

  同是青田坊的黄笑班,今年80岁,独居。“老伴走了之后,就只有一个人吃饭,很无聊,就打开电视看看,但很多时候都是看不懂,就听听声音,让屋里有点人气。”无论一个人生活多孤独,黄笑班很少打电话给儿女让他们陪伴,“他们要上班还要照顾孩子,很忙的,就不要麻烦他们了。”说起子女时,黄笑班的嘴角忍不住浮现笑意,那笑意中是一位老人对亲人的宽容。

  今年6月28日,青田坊长者饭堂正式运作。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刘彦维、黄笑班等老人“吃饭难”的问题。目前,该饭堂通过向区内符合资质的集体用餐配送单位购买服务,暂时可以满足20名70岁以上长者的就餐需求,每顿的餐标为20元,长者自付5元,另外15元则由社会热心企业家和政府支持。

“饭友团”
互相夹菜的人情温暖

  每天上午11点,黄笑班、邓带连和何二女就从家里来到青田长者饭堂。他们仨总是坐第一排的桌椅。“我们每次都一起坐,早就组成了‘饭友团’了。”黄笑班笑着说。

  这天的菜式是蒸鱼、大头菜蒸猪肉和油麦菜。拿到饭菜后,黄笑班就嘟着嘴抱怨说:“我说过了,不喜欢吃鱼。”邓带连就从黄笑班的菜盘中把鱼夹走,把自己的蒸猪肉换给她。

  看到何二女的油麦菜有很多菜茎,黄笑班就把自己的菜叶夹给她,“来吧,给你点菜叶。知道你牙齿不好使了,吃不了。”饭堂阿姨看到这一幕,问老人:“菜已经比平时多煮几分钟了,还不够软吗?”黄笑班摇摇头说:“你还年轻,牙齿好,根本不懂菜到底要煮到什么程度才适合老人。”话毕,三人相视一笑,好像只有她们才知道“老人秘密”。

  同样是长者饭堂,运营了2年的大良升平社区长者饭堂显得更热闹些。明亮宽敞的大厅里,排列着十来张大圆桌,每张桌子都配有7-8张凳子,地面干干净净,屋梁上挂着稍稍有点落伍的装饰,四处的墙壁上是各种活动剪报和饮食提醒。

  与青田长者饭堂不同的是,这里每10个人一桌围坐在一起吃饭,每天大约有120名长者。“好热闹的,像平时参加喜宴一样。这样比自己一个人闷在家里吃开心多了!”自从升平长者饭堂在2017年运营以后,80岁的李淑娴就在这里吃午饭了。

  过去,李淑娴与麦丽婵、何玉兰、程宝红虽都是升平社区的街坊邻里,但交往很少,只是见面打打招呼。自从有了长者饭堂后,她们四个就组成了“饭友团”。每周一到五,四个人就坐在同一桌吃饭,“每天来吃饭,最开心的是可以和其他街坊聊聊天,聊我们在工厂里打工的经历啊,聊我们那个时代的事之类的,这些都是年轻人不感兴趣的话题。”因为“饭友团”聚在一起吃饭开心,饭量也随之大增,李淑娴两年来增重8斤多。

  前来就餐的长者年龄从60岁到90多岁不等,有的是独居老人,也不乏与子女同住的老人。老人们都对“长者饭堂”赞不绝口,并总结出了饭堂的几个优点:便宜、方便和健康。“长者大都有高血压、糖尿病,大鱼大肉并不适合他们。”参与升平长者饭堂运营的顺心社工付红霞说,这里都是提供素食,会针对老年人的健康特点调配菜式。

这条路
曾有5家专盯老年人的保健品店

  对于居住在老城区的老人来说,“长者饭堂”不仅仅是一家公益饭堂的名字,更是一个温暖的大集体。长者饭堂不但可以解决老人吃饭的问题,还能让老人与同龄人增进交流。

  从清晖路拐进去,穿过约500米的小巷就到升平长者饭堂。两年前,这短短的500米路,开了5家保健品店,他们的目标人群是住在这窄巷子里的老人。升平社区是一个老社区,住在这里的老人大都是退休职工,有着不错的退休收入。

  “老人常说,知道这些保健品对身体健康起不了多大的作用,但就是想过去店里坐坐聊聊天。所以吃饭只是老人很表层的需求,更深层的是他们渴望有更多的交流。”付红霞说,自从有了长者饭堂后,社区的老人常聚在这里,即使周末不开门,也会坐在饭堂门口聊天

  供餐助餐,仅仅是长者饭堂的第一步。对许多空巢老人来说,长者饭堂的存在不只是饱腹,同时又能满足他们的社会交往需求,可以说正中痛点。在升平社区长者饭堂,这里有两名驻站社工,除了提供午饭外,平时还提供健康讲座、唱歌、做健康操等服务。

高龄志愿者
“明天有事干,活得有价值”

  李淑娴每天10点就到长者饭堂开始一天的生活。上午在社工带领下做操,中午在饭堂吃饭,饭后还可以在按摩椅上午睡,下午和其他老人一起看看电视、读读报、唱唱歌。“这里白天也有人陪着我,我自己一个人在家里闷着也不开心。”

  除了搭建老人交流的平台外,顺心社工还利用长者饭堂,让老人活得有价值。“大部分的空巢老人价值感低,没有精神寄托,好像没有什么值得他们开心,也没有什么值得他们难过。”付红霞说,“明天有事干”,这对于长者晚年生活来说很重要。

  在大门社区的长者饭堂,每天为社区60多名长者提供免费素食。而长者在饭堂里吃到的绿色蔬菜,就来源于饭堂附近的农田,自给自足。这里有一支长者志愿队,他们除了每天在饭堂内吃饭外,还负责农田蔬果的种植打理以及饭堂内各项杂事。如75岁的李佑良每天早上9点给农田的蔬果浇水,10点半就开始为社区行动不方便的老人送餐;78岁的梁胜嫦就在厨房内帮忙洗菜、切菜;69岁的尹有则负责饭后碗筷的收拾等。

观察

让老人实现“养老不离家”这条路怎么走

  八年前,老伴走了之后,梁胜嫦就单独在老屋居住。孩子在外工作买房了,但她觉得自己身体健康生活可自理,就没有搬过去。“儿子以前就让我搬去一起住,但我在这里住了50多年了,这里一砖一瓦我都熟悉了,我不舍得离开这里。”对于有否考虑搬去和儿子同住,梁胜嫦摇摇头笑着坦然回答,对于这个问题,她早已想通了。

  像梁胜嫦这样的老人不在少数,他们身体尚可,也不想离开熟悉的社区和人际圈,对于这些生活能够自理或半自理的老人,社区居家养老能让老人实现“养老不离家”,又能为忙于工作的子女解除后顾之忧。

调研1200名老人10%的长者生活功能缺损

  2018年,顺德社会创新中心(下称“社创中心”)发布了课题研究中关于顺德长者社区养老需求的调研结果。本次调查采用分层随机抽样法,在全区10个镇街34个社区,共抽取1200位60岁以上户籍长者进行一对一问卷调查。

  调查结果显示,有23.41%的长者处于空巢状态。随着年龄增长,这一群体由于健康状况退化衍生出来的服务需求值得社会关注。其中,根据日常生活能力量表的测试数据,超过10%的长者在日常生活能力方面存在不同程度的功能缺损,问题主要集中在独自做饭、洗衣、购物、出行方面,由此衍生出的配送餐、洗衣、代购、协助出行等基本家居照料服务需求最为迫切。

  据统计,截至2018年底顺德区60岁以上老年人已达到24.4万人,占户籍总人口16.8%,每年约以1万人的速度增加。顺德区目前已进入老龄化社会,并且将在2020年进入过度老年化社会。根据2017年统计年鉴,2015和2016年间顺德每户人数约为3.5人。同时,随着医疗技术的提升及传统观念弱化,社区的长者照顾将会面临巨大的挑战和机遇。

长者饭堂可发展出更多的平台功能

  近年来,浙江、广东、湖北等地纷纷尝试,长者饭堂被视作推进社区居家养老改革转型的重要契机。这其中,顺德的起步不算晚。自2011年大良居家养老服务中心开始试水“爱心餐”项目以来,顺德的长者饭堂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目前全区的长者饭堂已经达到26个,解决了不少长者“吃饭难”问题。长者饭堂是顺德是推进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的重要内容,而作为这种新养老模式中的一环,长者饭堂正用“解决一口热饭”的优势来引导着长者及家属们更切身地感受到社区养老新模式的好处。

  目前,顺德的长者饭堂还处于初级阶段,未来还将承载更多的功能。“像广州这样的大城市,长者饭堂是一个平台,除了提供膳食外,还有老人日托中心、社区老人活动中心、健身广场等设施。”付红霞说,这将为老人提供日间托老照顾,包含健康照顾、康复训练、康乐活动、膳食服务和个人照顾计划等服务。

报告建议:制定3-5年规划明确运作体系

  去年底,顺德区社会服务联会走访区内的长者饭堂,发布了《顺德区长者饭堂服务发展的建议报告》。该报告显示,目前全区并没有针对“长者饭堂”的专项政策及资金,慈善会及基金会是推动社区养老的重要力量,除了综合服务外,也包括针对“长者饭堂”的单项资助,例如邓枫基金会、顺商基金会、区慈善会、陈村慈善会、勒流慈善会等,保守估计300万左右。

  因此,该报告提出建议,在定位上,以长者饭堂为介入点,思考社区养老中政府(区/镇街)的定位,明确与社会、市场的边界。借助广州市、南海区等它方经验发展自身,需要更好地结合。政府还需提前规划和思考相关政策的在服务层面有不同程度的交合,避免出现资源、人力等的浪费。此外,还建议政府制定3~5年规划,参考北京及广州等地,保底场地、部分运营费用,确保机构运作顺利,在长者用餐上可通过社会及自付解决。同时,尊重地区差异,针对镇街的实际情况,在有关指引和财政分担上系统思考,再进行确定。